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ppvbl"><listing id="ppvbl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meter id="ppvb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e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/nobr></em>
          感受濟南這座城,從一幅傳世名畫開始
          2022年10月08日 15:34 來源:大眾日報

            1295年,曾任同知濟南路總管府事的趙孟頫,為解好友周密的思鄉之情,在家鄉湖州作畫《鵲華秋色圖》,共懷“齊之山川”。畫作甫一問世,便轟動畫壇,無數文人墨客對鵲華勝地心向往之。

            “一尖山,一平山,山頭設色,汁綠極重!碑嬜髦械涅o、華兩山均在濟南城北。海之右,濟之南,與傳世名畫連接在一起,足見濟南山水之勝。

            明末詩人王象春寫《鵲山》時記述:“萬岫千巖濟水蟠,如屏孤逗出河于!倍鴮τ谌A山,唐朝詩人李白則在《古風·昔我游齊都》中寫下:“茲山何峻秀,綠翠如芙蓉!

            歷史上,鵲山和華山之間,原為鵲山湖。史書記載,鵲山湖最大時水域方圓20里。金元時期黃河屢屢決堤,竄入濟水河道,黃河水泛濫,作為濟水水量調節庫的鵲山湖,逐漸沉積大量泥沙,湖底抬高,湖面退縮。

            從坐船去往華山,到陸路抵達華山,作為古濟南八景之一的“鵲華煙雨”最終只能在詩中讀得到,只能從畫中看得到,實為憾事。

            為重現“鵲華煙雨”“齊煙九點”的詩意和畫景,近些年來濟南市政府一直致力于恢復華山的山水風貌。

            2017年,華山湖開挖。經過兩期園林建設,如今,作為黃河旅游風景線的重要組成部分,華山歷史文化生態濕地公園占地面積約達6.25平方公里,其中水面面積約達2.5平方公里!昂煍登Ю,湖光搖碧山”,“平臨湖上出芙蓉”,一幅新的《鵲華秋色圖》已經在泉城濟南徐徐展開,實實在在,真實可感。

            “跨越”

            滄海桑田,大河不息。濟南,黃河流經的城市,也是黃河下游最大的一座城市。

            一條河,一座城!儿o華秋色圖》中,鵲、華兩山隔河相望,而隔河相望的,還有濟南被黃河分隔開來的南北兩地。如今,濟南正在“跨越黃河”。新時代的“跨越”是黃河天塹從“水上橫跨”發展為“水下穿越”,是從一般意義上的相連相通到更高層級的相融相生。

            2020年9月1日,濟樂高速公鐵兩用大橋建成通車,黃河北岸的商河被拉進了濟南市區1小時生活圈。

            2021年9月29日,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正式建成通車。這條被譽為“萬里黃河第一隧”的隧道為助力和推動濟南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、“北跨”戰略、新舊動能起步區強力起勢提供了交通的強支撐和新動能。

            2022年1月18日,黃河鳳凰大橋建成通車,串聯起了濟南歷城、高新、濟陽三區。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截至目前,濟南現有15座跨黃河通道,規劃建設12座,市域范圍內平均每7公里、起步區范圍內平均每3公里就有1處跨黃通道。

            過黃通道正愈織愈密,北部新城與中心城區正加速融合發展,兩岸要素自由流動,暢通無礙。

            重大國家戰略疊加賦能,濟南趁勢而起,勇抓機遇,展現擔當。

            日前,“山東這十年·濟南”主題新聞發布會指出,濟南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獲批建設,享受自貿試驗區、國家級新區、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和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“四區合一”的政策紅利,進一步拉開了濟南的發展空間,提升了城市綜合承載能力,也為濟南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提供了新的戰略支點。

            高質量發展積厚成勢,改革開放持續深化。濟南正穩健地從“大明湖時代”向“黃河時代”闊步邁進。

            如果說“跨越”代表著向外、向未來,代表著一個城市的開拓夢想和發展希望,那么“底蘊”則代表著向內、向過去,代表著一個城市的文化積淀和文明高度。

            “底蘊”

            作為一座充滿希望的城市,濟南在“跨越式”發展中,一直不忘來處,涵養城市底蘊。

            人要認識自己、發展自己,總不免要面臨這樣一個終極的靈魂拷問——“我是誰?我從哪里來?我要到哪里去?”城市也一樣。如一個人有自己的來處,一座城也有其自身的歷史,而文化和文明的底蘊就在這歷史的細節里。

            濟南,歷史文化名城,山東的省會。提起她,先映入人們腦海的,往往是趵突泉、大明湖、千佛山等名勝古跡,“家家泉水,戶戶垂楊”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……

            是的,山水泉城,詩城詞都。這是濟南特別珍視、特別驕傲、特別愿意示人也特別愿意分享于人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杜甫說:“海右此亭古,濟南名士多”!懊课幕币呀浛踢M了濟南的文化基因中。

            曾鞏說:“齊多甘泉,冠于天下!薄皾蠟t灑似江南”,曾鞏的江西老鄉黃庭堅,一生未至濟南,但向往之意卻在這句傳頌千古的詩句中顯露無疑。

            元好問贊嘆:“羨殺濟南山水好,幾時真作卷中人!毕M叭杖毡庵叟夯ɡ,有心長作濟南人!

            趙孟頫詠誦:“云霧潤蒸華不注,波濤聲震大明湖!

            詩人王象春說:“水自內而外出者,天下唯濟城己耳!

            濟南人李清照和辛棄疾更像是宋代詞壇中兩顆熠熠生輝的星子,一代詩宗王士禛言:“婉約以易安為宗,豪放惟幼安稱首!

            “濟南的秋天是詩境的”,“濟南的冬天是響晴的”,老舍“整整的在濟南住過四載”,時短情長,濟南成了他的第二故鄉。

            印度大詩人泰戈爾游歷濟南后寫道:“我懷念滿城的泉池,他們在光芒下大聲地說著光芒!

            “曲山藝!,濟南曾與北京、天津一起并稱為曲藝的“三大碼頭”。梨花大鼓、山東快書、章丘梆子、五音戲、落子……南詞北曲在老濟南薈萃,名家大師在老濟南云集。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“問渠哪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!比幕、名士文化、二安文化、曲藝文化,還有正在深入挖掘和闡發的黃河文化……文化、文明不斷塑造著濟南最美好的城市氣質,是濟南最厚重的底蘊、最鮮明的符號和最可貴的資源。

            2021年8月30日,中日韓三國共同發布2022年“東亞文化之都”當選城市,濟南位列其中。

            日前,第十屆濟南國際泉水節圓滿收官。作為一年一度的泉水盛會,泉城市民與海內外友朋通過線上、線下,相聚于泉邊、云上,共同感受泉城之魅力,感受泉城人愛泉、護泉、敬泉之深情。濟南國際泉水節已經成為重要的文化展示窗口和文明交流舞臺,在這里,人們不斷認識濟南,慢慢了解濟南,逐漸愛上濟南。

            今年5月18日,濟南市委市政府召開的駐濟省屬國有企業座談會上提出,濟南有十大優勢,戰略紅利交匯疊加、交通網絡四通八達、科技創新實力雄厚、數字賦能勢頭強勁、人才保障基礎堅實、金融服務優勢突出、營商環境持續優化、消費市場潛力巨大、城市品質生態宜居、人文環境厚重淳樸。

            也是在日前,濟南市印發《關于“提升城市軟實力 創建文明典范城”的實施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,提出濟南要提升核心價值引領力、城市文化驅動力、公益志愿感召力、城市品牌影響力、城市創意創新創造力、公共服務保障力、開放溝通拓展力、宜居宜業宜游吸引力、社會治理協同力、城市形象傳播力,堅持以創建全國文明典范城市為統領,全面推進“十大之城”建設。

            發掘硬優勢,提升軟實力。硬優勢在“跨越”中體現,軟實力在“底蘊”中涵養。硬優勢讓城市強大,軟實力讓城市偉大。

            但歸根結底,人民城市人民建,人民城市為人民。入選第一批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重點聯系城市(區)名單,作為山東省首批青年發展友好型城市建設城市,創建兒童友好型城市……濟南,這座充滿希望的未來之城,始終關注城市里的每一個群體、每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她曾走入傳世的名畫中,因為山水之勝。而今天她正努力走入每一個熱愛濟南的人的心中,“清醒的合理的”,成為你心中那座獨一無二的濟南城。

          把她抱到洗碗台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pvbl"><listing id="ppvbl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meter id="ppvb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/nobr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