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ppvbl"><listing id="ppvbl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meter id="ppvb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e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/nobr></em>
          首頁文化—正文
          薦書|《山歌》:講述獨特的人性故事
          2022年10月09日 09:59 來源:文化藝術大觀

            《山歌》:講述獨特的人性故事

            劉致福小說集《山歌》,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。該書收錄29篇小說,23萬余字。著名作家張煒作序,張煒、吳義勤、施戰軍、王光東聯袂推薦。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內容簡介

            《山歌》收錄《油畫》《尋找惠蘭》《大水》《秋霧》等29篇小說,作品呈現出色彩斑斕的生活畫面,從農村原野到政府機關,從僻地鄉間到喧鬧的都市,通過不同場域和人物在平凡生活及情感糾葛的描寫,展示歷史時代背景對人們社會生活的影響,勾勒人物的個性和命運。小說人物形象鮮活生動,語言簡約靈透、獨具特色,尤其女性形象的塑造給人留下深刻印象。作品寫作風格靈活,既有純正的現實主義寫作,也有荒誕的魔幻表現,交融匯合,構成一種別具韻味的藝術魅力。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精彩書評

            這些文字色彩斑斕,搖曳多姿,汁液飽蓄,絕不干澀。這是一個聽聞廣博的有閱歷的人,在告訴我們一些陌生而又熟悉的事情,轉達他個人的興味和見識。

            ——張煒

            劉致福善于從偶然事件切入講述獨特的人性故事,現代魔幻與傳統白描兼容并用,強化了作品的思想含量、人性深度和藝術張力,彰顯出獨有的藝術魅力和深入人心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——吳義勤

            劉致福小說有對大地與人的開闊觀照,更有對田野生命的細致體察。深沉內斂的修養、簡練干凈的文風和質樸真實的情韻,使作品雜糅了傳統與當代的精神形態,向后憶念和向前探尋互文。讀來如同與一位厚誠的老友對晤,談說無盡的同惜同思同望的痛和愛。

            ——施戰軍

            劉致福的小說以詩性的心靈叩問歷史、現實與人性,現象世界的生存觀照與記憶世界的生命沉思相交織,簡約的文字承載著波瀾起伏的情感人生,直擊內心,震撼靈魂。

            ——王光東

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序言

            序

            張煒

            如果沒有灼熱的難以觸碰的情感藏在心之一角,一個寫作者是難以啟步往前的。隨著文字的展開和蔓延,故事會變得多起來,題材也會大大豐富起來。但是內在的熱力總是從一個源頭不曾間斷地散發出來,以至于成為他講述的主要推動力。這是生命的熱情,或叫熱能。每個人最初的那片記憶是不同的,這是心靈世界的不同。所以在精神的園地上總有不同的生長,有迥然有別的個人經驗,這才使我們的閱讀有了興趣和意義。      

            我們正在讀的這部小說集就是一個極好的案例。它呈現出多種生活畫面,從農村原野寫到政府機關,又從僻地鄉間寫到大都市,故事的主人公有知識分子和鄉民、軍人;從時間脈絡上看,也拖曳得很長,甚至從當今延展到了抗戰時期。這些文字色彩斑斕,搖曳多姿,汁液飽蓄,絕不干澀。這是一個聽聞廣博的有閱歷的人,在告訴我們一些陌生而又熟悉的事情,轉達他個人的興味和見識。

            不過我們掩卷而思,會有一種奇異的感受滋生出來。那是一直縈回其中的聲音:女性的稚弱之聲。雖然這些篇什遠非全部講述女子的幽怨,也不是纏綿的兒女之情,但是卻有一種柔弱或纖細的異性心緒,牽住了通篇的神經。這好像一部散散的長篇一樣,整個看是一個大故事,通融在一種大氛圍和大氣氛之中,令人沉浸,有些著迷。

            那些值得珍惜的田野女子、青春和往昔,最終是無法告別的。能夠分開的只是自然地理的距離,而不是心情和憶想。寫這樣的情愫,溫習這一類感受,對作者來說,成為寫作的意義和基礎。事實上,在一部分未曾丟失良能的創作者那里,情感與故土之根真的是這樣強韌和綿長。就是這些使我們感動,因為這是生命中共鳴力和共振力最強的部分。

            我們從中讀到了太多的心愛與思念,還有死亡和不幸。這二者都是不可遺忘難以遺漏的,是生活的真實?梢娒琅c美的殞亡,對作者形成了很大的刺激。唯美唯情主義的傾向,在所有的藝術家那里都是存在的。這樣的特征,會讓他們敏感而豐贍,永不貧瘠。我們常常聽到一種嘆息之聲,隱于全書。作者正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,以便完整地講出一個個并非吉祥和圓滿的“實在”,在他人或世俗的嘈雜中偶有停頓,然后伸出食指,指點一些關節,為聽者解開一個個扣結。他采用的方法看似傳統,實則已經被網絡時代的急切所打擾,需要一再地繞開種種厭煩和急躁的眼色,一遍遍從頭開始。

            一種徐緩有致的節奏、一種非常個人化的口吻,就在溫情的訴說中漸漸形成。單就某一篇來看,故事也許不夠曲折和婉轉,但也十分別致;合起來看,它們則是足夠復雜斑駁的。大致像一個個片段,連綴成為一場漫長的追憶。切入快,推進緩,收束利落。細節如同生活本身一樣黏稠、流暢和自然。這其中除了很少的一部分,并沒有刻意經營的痕跡,沒有后現代的飄忽,盡管時代留下的荒誕性還是存在的。這里的許多文字凄美蒼涼,如《尋找惠蘭》;還有一點詭異,如《油畫》;另一類則有點慘烈悲傷,如《蜜月旅行》;更多的還是時代的、人生的哀痛,如《落英繽紛》和《大水》。

            他筆下的女性形象的確給人很深刻的印象。她們一般沒有時下流行的夸張表情,卻是逼真可信的人、現實中的人。她們像水一樣明澈、柔順,洗滌著滋潤著,卻從不被人珍視。有人默默憐惜著她們,她們則身不由己地過著辛苦的日子。這是一種宿命。愛情就是分離和遠遠的注視,就是對往昔的回望,就是和青春一樣不可追還的歲月。小說對這樣的情與境不做直接的圖解式描述,而是自然而然地化進形象的深處,變成一股磁力在文字中吸引閱讀。女性的目光和煦溫暖,普照著這個世界,所以這個世界才讓人流連。

            作者的文筆主要投放于鄉村生活,再由此伸延到其他方面。從時間上看以當下為主,但又多有回閃。這樣的時空交織便有了渾然立體的呈現。他的散文風格,使之具備松適平淡的敘事特征。他的直率性,又使故事有了別樣的說服力。在多有驚悚和機心的網絡言說之期,他樸素的文筆功夫就顯得愈加可貴。

            他是在不事聲張的狀態下,將多情的個人關照推送過來。他所探究和分析的人性與生活的角落,其實是感人至深的。

            他的表達風格總體上屬于簡約派。他的散文和小說常常形成互文關系。他的觀念和視角不僅沒有常見的那種概念化,也沒有一個時期腌制出來的文藝流行腔。

            他是在深愛中節儉、謹慎地使用文字的優秀著作家。

          2021年7月29日

            04

            作者簡介

            劉致福,1963年6月生于威海市文登區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1985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,已出版小說集《大風》、散文集《冷峻與激情》《馬里蘭筆記》《井臺戲臺》《白果樹下》等多部。作品多見于《人民文學》《小說選刊》《散文選刊》《山東文學》《時代文學》《兒童文學》《少年文藝》等報刊。多次獲山東文學優秀作品獎等獎項,多篇散文作品入選中學語文讀本和高考、中考模擬試卷。

          把她抱到洗碗台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pvbl"><listing id="ppvbl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pvbl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meter id="ppvbl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ppvbl"><nobr id="ppvbl"></nobr></em>